星球日报专访 Findora 高级顾问、图灵奖得主 Whitfield Diffie

3月 9, 2021 in行业洞见by Findora

2021年初,美国计算机协会(Association for Computing Machinery, ACM)公布 2020 ACM Fellows 表彰名单,Findora 研究院高级顾问、图灵奖获得者、非对称加密创始人 Whitfield Diffie 入选。表彰其发明的非对称加密和一种实用的密钥交换方法,推动了互联网技术、工业等多个方面的显著进步和创新。美国计算机协会是全世界计算机领域影响力最大的专业学术组织之一,创立于1947年。ACM Fellow 是由其授予资深会员的荣誉,目的是表彰对于计算机相关领域有杰出贡献的学者,其审查过程十分严格,每年遴选一次。

以下采访内容,转载自 Odaily 星球日报对Findora 研究院高级顾问、图灵奖获得者、非对称加密创始人 Whitfield Diffie的采访,就公钥交换机制的诞生背景、当今互联网的安全边界、量子计算威胁论、隐私保护的跨时代重要性、隐私保护与监管和商业规则的合力及冲撞性等话题展开讨论。

星球日报Odaily:首先,恭喜您获得“ACM Fellow”这一殊荣。请问,是什么样的原因使您关注非对称领域超过40年?据说您从10岁起就对密码学感兴趣,这样的兴趣始于何处?

Dr. Whitfield Diffie:我的运气非常好。我从五年级起,就对密码学产生了偶然的兴趣,到现在已经快五十年了,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我得以进入加密领域并全职工作。

当年,互联网的创始人Larry Roberts(也被后人称为ARPANet之父)与当时在NSA(美国国家安全局)担任ARPANet(高级研究计划局网络,通称阿帕网)安全性研究部副主任的Howard Rosenblum相遇。但他们在这项工作应该保密还是公开的问题上无法达成一致,在没有启动研究项目的情况下就分道扬镳了。

Larry Roberts和John McCarthy(人称“人工智能之父”,1971年图灵奖得主,Lisp编程语言发明者)讨论了他的想法。John McCarthy在斯坦福大学支持我的工作,也和我探讨了这一问题。

我对此很感兴趣,不久我就全职从事密码学相关工作。那时,我们把“网络安全”和“密码学”视为同义词。不过到了今天,我们有了完全不同的看法:虽然我们的网络现在已经很好地被加密了,但仍然不安全。

星球日报Odaily:在1975年,您创造了公钥加密技术与 Diffie-Hellman Key Exchange,现在这个概念被广泛使用。我们想知道,公钥加密和Diffie-Hellman密钥交换协议在当时解决了哪些问题?在互联网变得流行之前,您预想过不对称加密技术有哪些用例?作为整个新技术的发明者,你当时对这项技术的未来有什么预判?

Dr. Whitfield Diffie:当我发明“公钥”一词时,是以电话为模型的。我想到的是保护北美整套电话系统,甚至是全世界的电话系统。

我对安全的看法是非常个人化的,而非制度化的。我认为,如果除了两位交谈者之外还有其他人能理解的话,那这通电话就是不安全的。这意味着,你需要一把唯一的、通话双方不知晓的密钥。如果你正在和三亿人交谈,那就意味着需要10万兆把钥匙。因此我们需要一种全新的加密方法。

一旦你有了公匙加密,你就可以用它做很多事情,而且它很快就被用于改进众所周知的活动,如加密专用链接。公钥密码学的采用推进得非常快,第一个商业产品出现在20世纪80年代初。

星球日报Odaily:今天,您和Dr. Hellman共同提出的Diffie-Hellman密钥交换是互联网安全的基础。这个算法/协议本身的安全边界是什么?是否会有一些技术进步取代或迭代这种算法?

Dr. Whitfield Diffie:你能从Diffie-Hellman那里得到什么:一个任何人都不知道(甚至包括创造者)、不太可能消失、可能会动态改变的新钥匙。

自Martin Hellman和我第一次提出这一观点以来,用于实现这一结果的技术已经发生了变化,而且很可能再次发生变化。目前,人们认为改变的原因是量子计算的前景——量子计算在某种程度上允许芯片的计算能力乘以芯片中原子的数量。如果量子计算如物理学家所希望的那样实现,它可能会解决生物技术与工程中棘手的蛋白质折叠和调度问题。另一方面,它可能让攻破Diffie-Hellman变得容易,并破坏其安全性。因此,密码学研究的一个重点领域是抗量子或后量子密码算法的发展。美国国家标准与技术研究所正在进行一个重要项目来,以开发这样的算法。因此,在未来的某个时候,我们看到其中一种算法取代Diffie-Hellman也不足为奇。

星球日报Odaily:2018年5月,您在纽约共识大会上赞扬了区块链和加密货币,称这种技术代表了您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帮助个人增强隐私的工作的“复活”。请问为什么到了21世纪,隐私再次引起人们的注意?

Dr. Whitfield Diffie:隐私总是会引起人们的关注,尤其是在隐私下降的时候。从长远来看,个人隐私与改善通讯毫无关系。在短期内,几乎没有什么问题会像隐私一样受到如此广泛的关注。

星球日报Odaily:在高度互联、数字化和严格监管的环境中,是否存在隐私必须让位给透明度的情况?

Dr. Whitfield Diffie:你提到的这点似乎是事实,但不是原则问题。从大公司到政府,强大的机构都已经成功地侵犯了人们的私生活和隐私。

星球日报Odaily:那隐私、自由和监管如何在当前互联网上取得平衡?

Dr. Whitfield Diffie:这可能是创建一个宜居的互联网社会的首要问题。

星球日报Odaily:那关于我们前面提到的隐私、自由、监管间的平衡,您有看到还不错的解决方案吗?

Dr. Whitfield Diffie:看下Findora的白皮书,你就知道Findora正在考虑并试图回应上述重要的问题。

但区块链也和过去的加密系统一样面临相同的问题:即与现存商业体系和政府监管融合。特别是加密货币具有既需要支持加密交易,又需要由整个社区进行公开审核的悖论性质。而 Findora 正在考虑这些问题,并且研发了一套可行的系统,走在一条正确的道路上。